与政治相关——记美国插画家瑞克梅尔·诺维奇

导语:美国媒体和官方给予艺术家们的极大的自由空间允许他们用任何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于时政的看法,或忧虑、或关怀、或讽刺。

经济观察报 龙荻/文美国著名的插画家瑞克梅尔诺维奇(RickMeyerowitz)今年十一月就70岁了,除了秃了好些年的头以外,他并不像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在纽约他喜欢以自行车代步,时常也一口气快步走过好几十条街。这次来北京办展讲学时间紧凑,一有空闲他就跳上地铁去找胡同蹓跶或写生。瑞克爱旅行和美食,那日刚刚抵京,不顾十几个小时旅途劳顿,他就嚷嚷着晚饭要吃最爱的川菜。并充满期待地感叹:“我要在北京待上二十天,这就意味着我要吃上六十顿我最爱的中国菜啊。”

1988年初夏瑞克第一次来中国旅行。那时的北京只有一环,这次他已跑到五环外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新校区给九零后的大学生们作了一次演讲。去的路上他不停地问,我们还在北京么?瑞克坦言,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只知道总有一天还要再来,但怎么也没想到二十五年后的第三次来访会带来一个个展加两场演讲,以及给北航新媒体艺术学院学生们的若干工作坊。这次在中国,他每天都好奇地捕捉着有趣的场景和事物,用相机记录也掏出随身带的速写本画下有意思的人和事比如机场里酣睡的陌生人,兵马俑,以及陕西博物馆里的汉代镇墓兽。在他看来,好奇心和勤奋地记录积累所见所闻是一个插画家的基本素养。

为了此次北京个展,瑞克可谓下足了功夫。此次展览一方面是对他过去近五十年的职业插画家生涯的一个小回顾,另一方面也给他一个机会为明年有望在诺曼罗克威尔美术馆举办的更大规模的个展热身。筹备展览的时候,瑞克从他多达三千余幅的作品里挑选了近百余张有代表性的作品,并用心组织这些作品尽力将自己的创作理念传达给参加展览和讲座的观众。在讲座的开头,他问道,为什么他可以站在讲台上回顾他的创作生涯和感悟?答案很简单,是五十年他作职业插画家的五十年经历把他带到了北京的讲台,也把他的作品带到了诸如《纽约时报》,《纽约客》,《国家》,和《名利场》等著名报纸杂志上和多家知名公司的广告里。瑞克强调,并不是大学专业或职业选择成就了一个人的事业和人生;学校教育固然重要,但并非念了艺术学院就可以成为画家、插画家、或设计师,他认为成就一个人事业的更多的是其个人经历和自我教育的积累。

瑞克1943年出生在纽约一个犹太人家庭。他父亲是一家杂货店的店主,闲暇时候喜欢画画和模仿卓别林,还曾获得过纽约卓别林模仿比赛的冠军。瑞克的母亲是个快乐的犹太女人,瑞克一家兄弟三人在这个其乐融融的家里长大,哥哥成了美国当代著名的摄影师,弟弟成了一位作家。小时候瑞克喜欢绘画和读书,他总嫌书里的插图不够,并满足于给书画更多的插画。十岁左右的时候,瑞克迷上了父亲收藏的二战军旅杂志,战地记者们记录美军士兵在欧战中艰险甚至狼狈经历的漫画成了瑞克的最爱。这些漫画非但没有美化和英雄化美国大兵如何骁勇善战,反倒是幽默生动地描绘了大兵们面对漫长战事的疲惫和恐惧。瑞克早早便认定,真正好的插画和漫画是幽默的现实主义叙事,有时是近乎黑色幽默的自嘲,有时则是毫不留情地讽刺。也就是在这个年纪,他下定决心日后成为一名职业插画家。

念中学的时候,瑞克迷上了西方艺术大师的作品,伦勃朗的素描令他着迷,大师们笔下美丽的女人们也让青春期的他十分神往。此时他意识到要成为一名职业插画家他必须念艺术学院。在世界和美国皆经历动荡深刻变革的六十年代初,瑞克进入了波士顿大学艺术学院学习并获得了艺术学士学位。1968年瑞克研究生肄业回到纽约,并在曼哈顿中国城租下了一间画室开始了职业插画家的生涯。在大学里,他喜欢马蒂斯在画室里画女模特的专注,也喜欢毕加索的不修边幅;他十分崇拜德国画家麦克司贝克曼,曾经希望自己的油画能画出贝克曼的画中人的神韵,但如今他也自嘲,他唯一能做到的不过是穿得像贝克曼笔下的男人一样迷人。尽管这些纯艺术家的作品对瑞克的创作有着很大的影响,他并没有动摇成为插画家的决心。回到纽约后,他一面给杂志创作讽刺漫画和插画成为了著名的《国家讽刺杂志》(NationalLam-poon)的主创人员,一面给麦迪逊大道的广告公司画广告,事业的局面很快打开。

六、七十年代美国的政治讽刺漫画无疑和冷战、越战、民权运动、和总统丑闻及换届密切相关。作为一个自由派纽约犹太知识分子漫画家,瑞克不仅反战也十分反感尼克松和约翰逊两位总统及其幕僚。他画过尼克松一家恬不知耻地笑作一团的样子,也喜欢同行所作的长着约翰逊的脸的轰炸机飞到越南丢下炸弹的漫画。当冷战进入尾声里根竞选总统的时候,瑞克作为坚定的人,自然不能容忍一个三流好战演员的参选。于是他创作了一系列讽刺里根的漫画,把里根画成赤裸无耻的好战怪物,画成狡猾的丛林怪兽等等。他甚至用自己的里根漫画小稿印了数千张小纸条,放到中餐馆的幸运饼里让中餐馆送外卖时候使用。几年前,共和党选址纽约开党代会,瑞克便画了张应景的漫画表现大本营的纽约人对共和党人到来的不屑。在这幅画中,忙碌的纽约人走过街道,瑞克把他们画成生机勃勃的彩色,而在他们的脚边,过街老鼠一般小矮人大小的共和党人结队艰难穿过,共和党人被画成了近乎透明灰白色调,纽约人对共和党人的无视尽显。当然,人瑞克也对08年总统候选人们有着自己的偏爱。作为奥巴马的忠实拥趸,瑞克在一组为《纽约时报》创作的总统竞选插画里将奥巴马画成多才又风情地吹着萨克斯的模样,而希拉里则冷漠地翘着屁股背对着观众;当然,最惨的还是他笔下共和党的麦凯恩和佩琳,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ffdsb.com/,诺维奇前者被画成了怪物,后者则成了一个低俗的泼妇。

在对此次访京讲座的幻灯片进行最后一次修改时,瑞克的一位同行好友发来了其最新画的美军阿富汗战争伤员在军医院疗伤的系列插画。这位插画家用近乎白描的手法描绘了医院里士兵和家人的伤痛和迷茫,给这位画家这个任务的是五角大楼,军方的官员们要求画家用最真实的笔触反映战争的残酷和士兵境遇的悲惨,不加粉饰地展现给大众。瑞克认为,美国媒体和官方给予艺术家们的极大的自由空间允许他们用任何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于时政的看法,或忧虑、或关怀、或讽刺。收到友人这组插画以后,他便立刻将这些画加进了演讲。因为瑞克一直相信,插画家和漫画家是能够通过他们的画笔去传达一种相机镜头所不能传达的讯息,具有更直接更有重点的感染力,而这些军医院里的白描正是很好的例子。他还坚信,就算摄影技术再发达,哪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用电脑绘画和做设计,插画家和漫画家永远都不会因此失去表达媒介和受众。但他也强调,要成为一名插画家,仅仅到艺术学院深造是不够的。他认为广泛的阅读和不停地旅行是一个插画家创作中不可或缺的积累,只有读下去走下去才能保持一颗好奇的、善于观察的心,有着丰富的经历画出能让人捧腹或深思的插画和讽刺漫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